华纳上分电话
service tel
181-8361-5678
站内公告:
诚信为本:市场永远在变,诚信永远不变。
新闻中心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闻中心
影像记忆归零…FOX体育台离开后,台湾运动文化保存难题  时间:2021-01-15 13:47:16

FOX体育台在台湾的血脉,可以上溯到连有线电视都还没有真正合法化的1991年,从Prime Sports、卫视体育台、ESPN分合之间,又在2013年整并成为FOX体育台,直到2020年12月31日画下句点。

FOX体育台并非台湾目送离开的第一个运动频道,但震撼之深,却应为最。在此之前,东森育乐台随着中华职篮CBA的夭折而告终,年代家族自欢乐无线台、TVIS、年代体育台以降,虽然至今以年代MUCH台经营,但在2014年世界杯足球赛与爱尔达争议遭转播断讯之后,除了零星转播国内高尔夫球赛之外,至今也与运动无涉。

陈金锋炮轰朴赞浩画面成追忆

这些频道还保留下了多少我们运动文化的资产,我并不清楚,但这次FOX体育台的消逝,让人最惊恐的是,他们所有的足迹就此消失,仿佛未曾到来过,外资嘛,说走就走,无情的很。

例如,1998年曼谷亚运,陈金锋从朴赞浩手中敲出的全垒打,网路上只剩韩国版本足堪聊慰,台湾观点的历史影像,随着FOX体育家族的离开而消失了;2013年男篮亚锦赛击败中国,还好有人抓取下来,加上其他的运动历史吉光片羽,透过YouTube残存着。

这次FOX体育台的终止,不只是告别所有过去近30年转播过的赛事,是连所有的社群媒体足迹就此消失,仿佛未曾参与过台湾这块土地上运动历史一样。就在全台湾各地倒数迎接2021年的烟火升起,FOX体育台的三个频道同时划下句点的同时,Facebook上45万的粉丝与YouTube 10万的订阅者,一切归零在这声巨响。

运动文化的累积需要长时间的灌溉,网路时代原本可以创造并记录下与电视线性传播不同的文化,运动赛事转播单位与观众的互动,在网路空间里生产出全新的意义,也能反映着一个文化辗转递嬗的痕迹。

残酷的是,迪士尼集团终结的,不只是这些运动媒体人所共同生产的运动文化点滴,而是包含连所有网路使用者共同创作的文本都被抹去。多年后,谁还记得每逢F1赛事被职棒转播牺牲时,车迷们怒而洗版的那段岁月?或是粉丝团上观众在FOX体育台毕业纪念册留下令人动容的只字片语?


运动影像记忆的商品化

运动影像的授权是极为复杂的,即便拥有转播权,但是后续什么样的画面能用、不能用、用多久、保存多久、重制状态等等都在相关的合约规范中,即便是赛事转播单位,也是处于极为被动的位置。

因此,你我的记忆会被如何保存,就成了不在我们手中能掌握之事。是的,还好有网路,还好有网友,但是,别太放心了,就连YouTube的影片也可能因为被检举而随时消失。所以即便是我们身处复制极为便利的数位时代,但这些运动历史的影音保存,可能比我们想像中来的脆弱。

在《战术书与支票簿》(Playbooks and Checkbooks: An Introduction to the Economics of Modern Sport)一书中,学者辛曼斯基(Stefan Szymanski)就列举,就学理上而言,竞赛发生地的球场、参与的球队、交手的运动员、举办竞赛的组织,其实都是潜在可主张转播权的要角,不过,在当前运动商品化下,转播权或是影音权利谁属的议题讨论上,似乎已经盖棺论定。

主要运动转播权谈判中,职业运动的联盟(如NBA、英超)、主导国际赛事的运动协会(如奥委会、国际足总)是清清楚楚的权力拥有者,从中职与日本职棒的转播授权模式,球队也可以是职业运动的转播权拥有者。

至于国际赛事,这些国际运动组织的权力已近乎无限扩大,不管什么赛事,转播权就是在短时间内的「租用」而已,要再制需要另外一笔费用获得授权。因此,许多媒体也就索性不留存档,毕竟,留下了能合法使用的范围也不大。球场、球员等运动赛事转播构成的成员,都已被劳雇或是场地租用等形式的契约包括在内,你我的影像记忆能否留存,端看这些独大的运动组织脸色。

台湾运动记忆如何保存?

从此看来,台湾视角的国际运动赛事,本身就难以追溯与保存,尽管我们还可以在MLB官网上找到王建民的历史比赛画面,但是却再也配不上常富宁与曾文诚的声音导览;乔丹的成神之路,我们也找不回傅达仁先生的声音相伴。甚至连公视「台湾棒球百年风云」的系列纪录片中,在少棒风潮以及三冠王时期回顾所能取得的历史片段,也都是美国电视台英文原文的转播,而非当时盛竹如或是郭慕仪所铺陈的台湾记忆。

因此,作为主流运动的输入国,连保留记忆的选项都难以存在。

运动文化的积累,需要历史大叙事视角的导览,进而让共同体的成员产生共鸣的,若仅剩零星的、随机的、热心的观众保存着,进而成为珍稀逸品,是难以深化运动文化与铸造集体记忆的。

台视、中视、华视太多的珍贵运动历史影音资料已经尘封甚至丢失,至今,台湾再也没有1968年红叶少棒击败日本关西联队,从而开启少棒狂热的完整影像,仅有新闻片段保存着;反观1966年英格兰拿下世界杯冠军的画面,不但被完整保存而不朽,甚至还从黑白被转成了彩色而更佳鲜明烙印在全英格兰人脑海里。

资本主义的市场逻辑彻头彻尾地主宰当今运动运行方式,连关于它的记忆都是有价的,这是我们个体难以撼动的体制,但是稍纵即逝的后现代时代氛围中,运动可以是永恒的。我们多少也该在哀悼疗伤的过程中,在愤怒这阶段停留一会,因为台湾的运动文化固然尚浅,但也不应该被跨国媒体集团如此粗暴对待。

FOX体育台承载过、如今失去的,我们已追不回,但如此不留痕迹的逝去,至少可以唤起对于运动集体记忆保存的重视,公部门不管是文化部、体育署、甚至公共电视,都可以、也应该承担起这样的角色。否则,我们仅存的,就是阅听人在与跨国运动媒体复合体的游击战中,掠夺下的零星战利品。

近几年来,台湾的运动频道都是东奔西走,业界光景,一日不如一日。在晶莹的泪光中,又看见那椭圆的蓝白标志与运动场上的光影。唉!我不知何时再能与他相见!